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炜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《老子纵横谈—天不变道亦不变》有感  

2009-03-13 16:31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圆融·思辨·质朴

——读《老子纵横谈—天不变道亦不变》

张炜

  近年很少有一本书让我读了这么久,且又忍不住要说几句。只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、怎样与人言说品咂过程中的所感所得。因为要说的不是泛泛的赞扬,更不是凑趣与宣达,而是稍稍复杂的悟想和感动,还有一种赏读的温婉,一种相互转告的愉快和冲动。书一旦写到人的心处,就会产生特别的触动,而且触动的源流和力量是如此地深长悠远,以至让人久久难以止息。

  写老子的书可谓汗牛充栋,一般来说只要拾起这个题目,就难免会有老生常谈之慨。况且今天的制书商业已经把眼光瞄上了古人和圣贤,于是书肆里泛滥起各种解说,它们斑驳横陈,即便连网络荧屏也不得一刻消闲。在目前的阅读当中,怎样将空泛苍白的制作与心念神遇的文字加以区别,已经成了相当繁琐的一件事了,倒需要读者小心谨慎地花费一番心思。不过凡事都会物极必反,人们仍然有理由期待下去,相信国学传统的深厚培植,相信总会出现卓越沉着的声音,它们终将冲荡庸常芜杂的覆盖,就像硕果悬枝,就像水落石出。在声光电子喧嚣潮涌的当代,这一天大概已经为时不远。读了这部《老子纵横谈——天不变道亦不变》之后,我的这个信念也就进一步形成了坚定了。是的,我们可以心怀中华文明崩溃的深忧,却仍旧不可过分悲观,因为久违的那种情感和阅读境遇一旦出现,又将令人产生出格外的欣悦。

  著者长允沉浸于诸子百家,对易学、古诗韵以及中医原典都有极深的探究功力,这在他二十多年前出版的专著中足以证明。经历了这样长久的积蓄和时光的磨砺,对他来说一切也就愈加成熟悉,可谓日久功圆。正是拥有这样深邃的治学基底,才使他在这部新著中得到更加自由不羁的发挥,完全称得上是运思悠远,辞理圆融,思辨明澈,情愫质朴。这在虚言茂长以至芜杂难奈的当前著述界是多么难得。本来关涉古代典籍的研究和撰写是最为艰难的案牍事功,可是近年来却成为堆积文字和任意发挥的便宜行当,这就不免令有尊有信的著者和读者一起走入了尴尬,还伴随着极大的痛楚不安。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之下,我却读到了这样一部言说老子之书。它比常见的那些释古谈今读物更为深入浅出,极易共鸣,却又能至深至僻处丝缕清晰地解剖和说服。让人慨叹的是,著者拥有文海畅游般的自由,既能随手拈来,却又绝不东拼西凑;时而引经据典,但从未组合旧说。无关痛痒的大言漫议悉数割除,力透纸背的指认比比皆是。这显然是一次不畏艰辛的开辟,虽然谈不上筚路蓝缕,也称得上沉潜探究,连带着自己的社会人生经验,真切实感地作出了一场现世生存的深刻言说。学问做到了这样的真处与实处,才算是学问吧。我们有时在阅读厚达尺余的煌煌巨著时,却常常被另一种痛苦所折磨,那就是通篇俗验透熟,看似了无大错,却唯独找不到一句极具个性的发现与创见,全是人云亦云,是无关情感更无关思悟的文字堆积。而长允之学术,却能删繁就简,切近落实,质地纯卓。

  长允治学的独思特征、究理辨难的执着风格,在这部老子学术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一部老子,五千言书,古往今来引出多少诠释。凡是玄奥之书,后来者于玄处发音,倒容易强言附会。但难的是平易中有洞察,朴素间传真谛。由此看来,能说到现代人的心底并具备了强大的说服力、耐得住穿凿推敲的,已是十分罕见难为之事了。勉强的古今牵联和巧言连缀似乎易做,最难的倒是于细微处发力并始有发现,再让其神经与时下社会生活丝络相接——我们面前的这部老子书就做到了这一点。往往是一语使上,灵犀入心,发柢震悚,豁然洞开,遂有一次醍醐灌顶的痛快。在笔者那里,一些被多次“他解”的词句和语义,又一次有了“自解”,然而却没有逞强夺路之嫌,没有力不从心的遮掩,反之却是入情入理的、心闲气定的讲述和论说。

  这部书似乎对老子极尽褒扬,对通常被指斥的“消极”部分,又一次给予了全新的镂析和判断。谈道就不能避儒,作者对儒和道的探柢寻源之旅,显然是下足了功夫。这从一些出世入世的比较、分合重叠的语义、相冲相谐的意像等诸多分析之中,让人每每产生深深的认同感;个别段落辞章,读来还会产生拍案击节之快。因为时光的关系,今人理解孔子尚且困难之极,常常是争执不断,以玄妙著称的老子又会如何,当然是可想而知的。误解在所难免,妄判更是平常,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众人的努力,能够一步步接近原初著者的真实,那将不仅是学术和思想的幸运,也更是精神历史的进步。问题是种种争执往往是愈演愈烈,问题不是变得越来越少,而是越来越多。所以有人说关于古代圣贤的一切学问,最后会变成一堆叠叠相加的无解之物,它们矛盾百出,破绽交接,喧哗盈耳,一个人以有限的生命去对应无限的繁琐,必会望而生畏、望而却步。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,我们当代人是否拥有真正的勇气?就此而言,长允就是一个极具勇气的人。

  以强大的逻辑说服人,以润化的功能打动人,立足现实,切近学问;怀古思今,发幽通玄,把千头万绪的古典和活泼生鲜的当下连接起来,这就是长允之书的难能可贵之处。

  我钦佩这勇气这沉着,我赞赏这不懈的努力和长久的功课,我学习这质朴求真的著述风格。

 

            (《老子纵横谈——天不变道亦不变》,刘长允著,中华书局2009年1月版。)

 

2009年2月22日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品书茶聊
阅读(7629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